广告位
首页 外汇 春节海南免税破8亿 北京奢侈品商场排长队 店员:有钱人太多

春节海南免税破8亿 北京奢侈品商场排长队 店员:有钱人太多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拥有庞大基数的市场而言,在全球引发巨大不确定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却着实体现着它的“一体两面”,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因为疫情导致人员流动遭到限制而对商业和消费形成致命打…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拥有庞大基数的市场而言,在全球引发巨大不确定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却着实体现着它的“一体两面”,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因为疫情导致人员流动遭到限制而对商业和消费形成致命打击的时候,中国的中心城市却造就了“就地过年”的消费行情。

这其中,由以奢侈品消费表现为甚。北京国贸、SKP、太古里北区等等主要消费奢侈品的商场,在春节长假期间,基本处于“爆满状态”,即便在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SKP一层奢侈品专卖店门前,仍然排起长龙,店方采用限流入场。

离岛免税的消费行情也一样井喷。春节长假期间,海南自由贸易港离岛免税销售额已经一举突破8.5亿元,而更新的数据还在统计当中,最终数据只能更高。当全球的奢侈品由于疫情原因而陷入整体低迷时,中国故事,又有了新的注脚。

限流管理

即便是在几年以前,位于北京大望路一带的SKP百货商场,还只是被认为“中国有钱人”集中消费的地方,但是,当牛年春节的长假过后,即便是外国新闻媒体,也将SKP的名号冠之以“世界第一奢侈品”消费场所的名号。

牛年春节长假期间,SKP的消费场面空前。多位SKP奢侈品专卖店的店方负责人都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春节7天长假期间,他们基本都在全天采用限流管理的措施,门前排队等候的人数基本都在30人以上。一位店方工作人员回忆,在2月14日情人节那天下午和晚上,她所供职的门店门前排队的人数,一度接近百人。

SKP商场的一层,是国际一线奢侈品消费品牌的聚集地,爱马仕、路易威登、香奈儿、古驰、葆蝶家等,均在SKP商场一层设有面积不等的主力店。一位消费者反映,在情人节那天,她排队将近1小时,才被获准进入一家店面,当时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多。“想买的款式都已经没有了,想买的衣服,也基本上尺码不全,不是大号,就是小号了,有钱人太多。”她向记者表示。

一位常年从事奢侈品销售的店方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往年春节期间,也都会有比较多的人来购买奢侈品,但是像今年这样,类似于“超市”的客流表现,在他的从业经历当中还未出现过。“我们对服务水平要求比较高,没有店员能够接待顾客的时候就限流,这不是饥饿营销,销售顾问春节期间已经全员上岗了,但是仍然服务不过来,所以,只能限流,这就导致了在门口排队。”他说。

他还告诉记者,不仅销售顾问春节期间全员上岗,保安人员也是一样,主要是因为要确保排队的秩序和人流的安全。

强大购买力

奢侈品消费的井喷行情,似乎在北京这样的中心城市,是较为共性的现象。一位从事国际一线腕表的销售顾问告诉记者,以往即便人流多的时候,也是一些奢侈品品牌的人流多客人多,但今年,就连他所供职的腕表店,也同样出现了客流量增加,销售数量增加的情况。

“卖表的店不会出现门口排队购买的情况,但是,我们的客流和销售状况,也比往年春节完全不一样了,这点我们说实话没有预料到。”他所供职的腕表品牌,是国际一线品牌,最便宜的男表价格,约在13万~15万元人民币之间,他的店面面积约在50余平方米左右。

他告诉记者,平日、往年春节,店里同时接待两组来访客人,就已经算客流较高的情况了,但是,今年春节期间,经常会出现三四组客人同时到店的情况,这是没有出现过的情况,他们虽然估计到就地过年会有行情,但仍然对此没有充足准备,只能临时召回销售顾问加班。

他称,牛年春节长假期间,经他之手,卖出了5块手表,最贵的一只公价约90万元人民币,最便宜的一只,公价也在20万元向上。他半开玩笑地表示,7天的业绩完成已经够吃一阵子了。“我自己有时都不知道这些有钱人都是哪来的。”他笑着说。

相比于服装包袋类的奢侈品,手表、珠宝等奢侈品消费的单笔额度更高,因此,在行业内的人士看来,更能体现消费能力的强弱。“一件珠宝上百万元,一只手表,主流价格也在50万元以上,这种消费能力,是非常能够体现高消费力人群的消费行为的。”某珠宝品牌店方负责人向记者分析。

这位店方负责人供职的店面,位于北京国贸。其单品价格最低也在5万元上下,一般经典的手链产品等,价格在10万元上下。但即便是这种价格,平日中不依靠客流带量购买的他们,春节期间的来访量,也增加了1倍左右,春节长假期间更是成交了多件价格在30万元以上的珠宝单品。

中国新故事

“一直就在排队,这些天一直就这样。”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北区的停车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三里屯太古里北区,是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的另一个主要聚集地,宝格丽、巴尔曼、巴黎世家、罗意威等,均在这里设有店面,相比于SKP,这里的店面面积更大,销售人员称,相比SKP,这里的购物体验更好。

太古里北区停车场排起的队伍,一直延续到三里屯北街,造成了较为严重的交通拥堵。前述停车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除了大年初一,牛年春节长假期间的下午和晚上,基本都是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在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晚上,也是如此。“甚至在长假最后一天晚上,来的车更多了,可能是明天都上班了吧。”在寒风中,他冻得有些瑟瑟发抖。

太古里北区某高端潮牌买手店的店方负责人向记者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在去年对店面的销售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主要是外地人来不了北京,我这里一件T-shirt的价格在4000元左右,只靠北京的人买,是不可能的,以前主要是河北、天津,甚至内蒙古、山西的客人来买,他们一次买得多,通常都不是买一件,而且,这些品牌在当地都没有,可能整个北方就我这里有,所以,来店成交率也就比较高,但是疫情一来,他们不来,业绩自然受影响。”他说。

不过,这样的局面很快就结束了,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销售状况开始恢复,至牛年春节,虽然又出现了疫情的零散性发生,但是,春节假期这个往年的淡季,却成为了销售的旺季。他供职的店面销售额、客流也都创下了新高,“我每天都得让店员提醒客户,进店扫二维码,头都大了,但我们也不能放录音啊。”他抱怨道。

这一切不仅在北京,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免税政策与牛年春节长假叠加,海南免税品的销售,在长假期间,也高达8.5亿元人民币。SKP、国贸、太古里北区的多个店方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春节长假的销售数据还在统计,但“肯定是新高”。

奢侈品消费,这似乎又成为了中国故事的新注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华夏民生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582x.cn/1720.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867375@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